刘黑土♪

=黑土,凹凸中
是金厨!没有雷的cp!杂食请注意!

欢迎扩列!欢迎和我激情讨论脑洞!
高三长弧

我头像是不是很酷

cp@颓废火灵 呼哥是底线!!
背景@逆否命题 糕糕是神仙!!
文绑@苦茶 茶哥非常酷!!

假装很像模像样(……)
是一对画来自己爽爽的吧唧,是凯凯和柠柠
一共两张!

【瑞金】孤独恒星(1)

吹爆呼哥

顺风而_:

原作向


ooc


是欠了 @刘黑土♪ 2个月的生贺(……)


拖了很久,结果发现和二期ed迷之契合…
就顺着脑了下去



“格瑞………”


他听见有人在叫他。那声音是确实存在的,还可以模糊地感知到,但又迅速被记忆格式化,如梦醒时分的残余物,落得一片空白。


格瑞试着睁开眼睛,激战里扬起的砂砾混着不时喷溅出的点点鲜血洒在他脸上,随着他眼皮的翻动簌簌落下。


那是最后的疯狂而绚丽的混战留下的痕迹。为了夺得这场可笑的大赛的第一名,每个人,揣着各自的目的,燃尽自己的生命,又逐个化作星球的尘埃。


周围一片死寂,之前战斗中的咆哮,兵刃相接的声音都不复存在。空气如静止的凝固的胶状物,沉闷的压的人透不过气。他不清楚这是哪,也不知道死后的世界是不是如此寂静。金呢?那个笨蛋……


静默中他逐渐听到了自己沉重的心跳。那可能还算是勉强活着的证明吧,他想。


死后的世界是坚强的,生着却是柔弱的。


格瑞定了定,随即双手发力,撑着自身迅速起来。


醒了就得干脆地起来。一条实用的生存之道。


但这一下有够冲。血一股气涌了上来,他头皮一阵发麻,眼前也是黑乎乎的一片,过了几秒才缓过来。


现在他能看清这里了。一片黑绿的森林。黑色的土地与黑色的树干仿佛是被大罐的黑漆喷溅过,染黑了草,木,水,甚至生物。唯有树叶保持这纯粹的绿色,它们成为这里生机的象征。过于繁密的枝叶滤过层层阳光,使之零散地打在黑土上,洒成不规则的光斑。显然这不是那场混战的地点。神圣与宁静笼罩这里,它从不被世俗所扰。


格瑞愣了愣,一些片段在脑海中闪过。他想起来了,它是凹凸大赛中的一处隐匿点。他和金曾在这驻扎过一段时间。




一次行动中凯莉和紫堂幻与他们分头活动,在赶路途中金误打误撞找到这个地方,安全,宁静,无人打扰。他们便把这当做了一处据点。


那天晚上他和金在森林中心寻了一棵大树,它大概得两人一起展开双手才能抱住。树前有片不大的空地,刚好够他们休憩。格瑞刚置好铺盖,扭头一看,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上身后的大树。他身形摇摇晃晃,手紧紧抓着看起来怎么牢靠的枝干,正努力地稳住重心。


不用想也知道,金这家伙就是不肯安分待机。


不过以前在登格鲁星确实没见过这么高的树,从底下向上看,浓密的枝叶横覆了整个视野,好像遮住了天空。金自然是不会放过体验新事物的好时机。


格瑞皱了皱眉,对他说:“你会摔的。”


“放心吧格瑞!”金终于稳住。“再说了,”他一翻,坐上一根树枝,双腿悬空地前后晃着。“就算我摔了,你也会接住我的嘛!对吧格瑞!”


“……谁管你。”反正他摔了也一定毫发无伤。


金对此也习以为常,立刻就换了个话题。“格瑞,我觉得这里很里很衬你唉!”


他没理金,这个话题很无聊,他也没想深究金为什么会这么认为。


“你看,这里的一切都黑不溜秋的,你刚好与之相反——我是说头发。还有我觉得你的气质和这也很搭,又酷又冷的那种,还有…”


“够了,金。你快下来吧。”他听不下去,果断打断了金。
“才不要呢,这上面景色可好了。而且,舒服着呢。”金转了个身,倚在主树干上,双手放在脑后。他炫耀似的,冲格瑞比了个鬼脸。


“……”格瑞不再理他,转身准备躺下睡觉。


“唉唉!格瑞!你怎么——啊啊啊啊啊我要摔了!”少年的声音骤然变调,异常凄厉,还带着点颤抖。


果然,金就是个笨蛋。


想是这样想,但他还是立刻回身,却看到金只是从树干上站了起来,对着他大笑:“骗你的格瑞!”


“不过,”金抹了抹鼻子,一只手扶着树,“准备好了格瑞,我要跳下来了!”


说完他就毫不脱泥带水地从树上一跃而下。格瑞向前微微跨了一步。伴着风叫嚣着撕裂空气的呼啸,金张开双手,搂住格瑞的脖子,仿佛把全身的重量都依托在他身上,也将绝对的信任交付给他。


格瑞轻轻地叹了口气,抱紧了金,放弃抵抗,干脆地顺着这股力和他一块摔在地上。他鼻尖萦绕着少年身上的森林的味道,清淡而富有生机。


金趴在他肩头,呼出的热气打在他脸旁。“果然格瑞最好啦。”金小小声地说,带着笑意。


“……快从我身上起来,很重的。”


“切,格瑞真小气……”



格瑞看了看双手,当时的场景是那样鲜活,像是发生在昨日,手上还残存着温热的触感。


金……他现在如何了呢?他还活着吗……?


金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,他没法抑止自己不去想他。
但也许这个问题是愚蠢的。直觉告诉他,金不会死的,他那样的强运。


现在是正午,林间出奇的安静。或许是空气里的燥热让它们保持沉默。没有风拂过树叶沙沙声,没有野兽寻觅食物是谨慎的脚步声。偶尔有几只鸟在林中盘旋,轻快地鸣了一阵后又飞走。


格瑞倒挺喜欢这种静谧,只是从他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铃声,是古老的毫无起伏的声音,在这片林子中被无限放大,打断了这份宁静,显得有些诡异。


格瑞愣了一下,循着音源找去。没走几步他便来到这片森林的中心。上次那棵大树还在,但原先的空地被一片金色的花朵覆盖。在花丛中间,他翻到一台通讯设备。铃声正是从那发出的。


这玩意有点年头了。格瑞摸索了一会,按下了接听键。


「——喂——有人吗?听得到吗?不好意思,我不太会用这玩意——」


那头响起一个相当轻快的声音,但可能是这台设备太过破旧,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,还有些失真。


「不过既然通了——那就是肯定有人啦!」


格瑞犹豫了一会,开口,声音格外沙哑,“你好?”


「——啊!你好!格瑞?可以这么叫你吧?」


“随便。”他也懒得追究为什么对方会知道他的名字,这也不太重要。


「那么——你有空的吧?嘛,虽说是个不情之请,我想让你听个故事。」


然后那边便一片沉默,等着他的回答。


“……不……算了,你说吧。”格瑞本想拒绝,他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这是什么状况,其他参赛者的去向,比赛的最终结果,他又为何会在这里……一切都不明了。但想想能在这种情况下打电话的人……肯定不是一般人。


“但是,相应的,我也有几个问题想问你。可以吧?”他补充道。


「这倒是没问题,先谢谢你啦。不过这个故事跟你想知道的也有点关系。所以听听也没啥坏处哦。」


所以他知道我想问什么…?格瑞有些迟疑,但他本着自己的目的,过多在意这个也没用。


“说吧。”


对面清了清嗓子,


「在这个世界创始之时,宇宙一无所有,没有星球,没有生命。神孤身一人,在宇宙间游荡徘徊。为了不再孤独,他创造大大小小的星球,形形色色的生命。起初万物都对神充满敬意,但渐渐的,人们有了各自的感情。‘感情’让他们对神发出了挑战。神觉得很好玩,他没有感情,却在他创造的东西上看到‘感情’的有趣。他没有生气,相反,他喜欢极致的感情。极度悲伤,极度愤怒,极度欣喜……还有疯狂的爱。
神痴迷于这些‘感情’,同时对于玩弄它们也乐在其中。」


那可真是一个可笑的神。跟这个世界的充满恶趣味的创世神一样。格瑞在心里评价。


「这个故事就是这样。结局啊——还在书写中!」他听起来很高兴讲完了这个无意义的故事。


“所以这跟我想问的问题没关系吧。”格瑞说。


「唉关系可大了!嗯…你不懂也没关系。不过,你的问题我不能现在就跟你说。」


“等价交换。”格瑞有点不耐烦,他身体状态还没完全恢复,思绪被这人也搅得乱七八糟。


「好吧,我就直说了,你——有点事要去做。」


“……”


「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。我保证。」他补充说。


格瑞没有说话,虽然不想承认,但他现在确实处于被动状态。就目前来说,情报比较重要。


“去哪?”格瑞最终妥协。


「跟着我的提示就好。」


「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,在这段旅程中我会慢慢给你解答。但是我觉得你知道哪些能问,哪些不能问。毕竟,你是格瑞嘛。」他笑笑,接着说:「所以,麻烦你得带着这东西共行一段了,我们所剩余的时间不多了。」


格瑞了然。这种问答,往往那些最直击核心的问题越是没有底。比如身旁这人的身份,比如他为什么还活着,又比如金是否还活着……肯定没有答案。你给出很多有诱惑力的精致蛋糕,但它们都被玻璃罩挡着,没有一块能被碰触。


那样的话,旁敲侧击就少不了了。阅读理解他多少还是擅长的。


格瑞想了想,问:“这里是真正的凹凸星球吗?”


他多少有点不真实感。凹凸大赛没那么仁慈,死活生命被视为草芥。自己应该是战败了,但此刻却荒谬地站在这里,还活着。


「……是的。但是,你对‘真正’的定义又了解多少呢。」对方叹了口气,「找个避雨的地方,等会就要下雨了。」



“格瑞,你睡着了吗?”他旁边的少年翻了个身,转向他。
“………没有。”格瑞想了想,决定不保持沉默。


“那我们来聊天吧!怎么样?紫堂跟我说多和队友交流有助于增加团队凝聚力!”


“我们平时聊的够多了。”


但没什么用,金想说什么没人能阻止他闭嘴。


“说真的,那棵树上的风景实在是太美啦。一开始我以为从上往下看应该是黑漆漆的一片的,”


“但是我看到了月光。它们从树叶间隙里落下来,地面像发着光一样,唉我形容不好,总之就是有那么一瞬间,觉得很平和,宁静。”


格瑞睁开眼,刚好对上金的眸子。“你可以在上面多待一会的。”他淡淡地说。


“啊——这个嘛,因为格瑞你看起来不太高兴,逗你开心一下嘛!”


“不需要。”


“好,为了纪念一下这棵树,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!”


“随你。”


“别这样啊格瑞!”金不满地蹬了他一眼,“我一个人玩哪有什么意思!”


“……”他真的有点困,不想再理会金。


“我昨天梦到姐姐了。”过了一会,金突兀地说。


“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她啦。一开始我梦到我在一个充斥着哭喊的世界里,我不能说话,也不能移动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金比了一个很夸张的动作,“当时我超急的,到处都是哭声可烦死我了……但是这时有个人说话了!声音真的很像姐姐,所以我想,会不会是她呢?”


“没有看到吗?”


“哦哦…忘了说了!那里一片黑暗,什么都看不到。但她的声音我是不会认错的!不过嘛……”


金叹了口气,说:“之后她就开始说些奇奇怪怪的话,也没应我的问话,仿佛我根本不存在一样。那些话我只记得一点了,她说,这里最终会陷入孤独……人们将彼此遗忘。”


“不过放心吧格瑞!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!”


也不会孤身一人的。


“别想太多了,一个梦而已。”他说。


“唉格瑞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,在来到凹凸星球前我遇到了两个参赛者,一个是只虫子,另一个有着很酷的机炮。”


“那个人当时说,历来参加凹凸大赛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的。”


“如果他说的是真的,我是说如果,那我们就要打破这个死规矩!我要找到姐姐,解放登格鲁星,你要找到你族人灭亡的真相,然后我们三人一块回去!”


这种话也只能金才能说出来了。虽然很不现实,但他还是有点憧憬这种未来。


“还是早点睡吧,明天还有行动。”


“好啦好啦,格瑞晚安!”金看着他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,蓝色的眼睛在深夜下满载一片月辉。


“晚安。”他说。


对,就算到时间尽头,也不会忘记的。


tbc.


写这篇时《道德经》看多了…
2的话可能再等那么一两个月…吧?真滴很对不起黑哥!!(下跪)
希望喜欢和评论!

对金的印象
顺序为 初设金→漫画金→动画金

别打我5555

一个笑话!!!!!
☆嘉金注意!!☆
战勇梗(……)

那什么 动图 应该 有 在画……
(忽然爬起

用百乐的彩笔打稿真好玩:-D

【雷安雷】

雷安雷无差 

       
☆一个片段
☆角色死亡有
☆借助了潘多拉之心的剧情 我要向全世界安利这个漫画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

 

他好像忘记了很多东西。
    

——姓名、年龄、生平、爱好……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抛去,就连自身也随之一起溶解于这一片黑暗中。
   

……我是谁?我要去做什么?他沉思着、沉思着,却一直找不到答案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
「那就这样睡过去吧?」
    

黑暗中,他似乎听见了一个细小的声音。
   

「和往常一样,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,忘记一切……怀抱着你的荣耀与正义睡去——最后光荣地保留骑士的身份死去,不是你所期望的结局吗?」
   

来吧、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,让我来代替你吧?
    

那细小的声音再次响起,像极了伊甸园里给予诱惑的蛇。窃笑着,咝咝地吐着蛇信缠绕而上,将他拖入黑暗中。
     

……作为骑士而亡吗?听起来倒是不错。
   

是的,什么都没有发生……他仍然是一位为自己荣耀而骄傲的骑士,并未犯下罪恶,一切都像故事刚开始那般美好……
   

于是他合上了眼,投身于黑暗中。
   
  

然而————

   
 
「金。既然你已经察觉到了你的不足,就不能说是停滞不前了。你看、一旦你发觉了,迈出了第一步——」
   

这是他曾对另一个少年说过的话语。
  

「就已经算是胜利了。」
   

———。

——————。
   
 
      
他记得那一日他爽朗地笑着,拍了拍迷茫中的少年的肩膀,说出了鼓励的话语。那时自己能想明白的道理,于今竟然犹豫了起来:
   

——我的记忆、罪孽、骄傲、命运、正义,所有的一切,全部由我自己来背负。
   

我会永远贯彻我的信仰,直至为荣耀而亡。
    

他对他的失职而感到抱歉——哪怕只犹豫了一瞬间,也不能再说自己是一位合格的骑士了。
    

他苦笑着,斩向黑暗。
   
  

那问题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
——我是谁?
   

我是安迷修。
  

是「最后的骑士」的违法契约者。
   

——我要去做什么?
   

去终结这一切。
  
     
 

于是,终于有光透了进来。
     

    
  
☆☆

   
   
或许这就是不幸吧?

   
安迷修睁开眼时,第一个出现在他视野中的竟然是雷狮。

   
……真黑暗…他竟然是我人生最后的一个画面。安迷修悄悄地在心底抱怨。
     

雷狮难得地独自一人出现在他面前,身后并没有跟着卡米尔那帮人。更让人惊奇的是,他没有穿那一套骚包的紧身衣连帽衫装束,而是穿着正儿八经的黑西装很是笔挺地站着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——手里还捧着一束白玫瑰。
     

安迷修撑着地面艰难地坐了起来,环顾四周——周围是一圈空空的石壁,头顶上方的石顶上吊着一圈蜡烛,看来这里除了他和雷狮外便别无他人。
   
   
    
“你来这里……干嘛。”说话间,胸腔的起伏带起的一阵钝痛让他差点咳嗽出声。
   

“那个小鬼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了。”雷狮没有理会安迷修的质问,而是挑了挑眉反问道,“听说违法契约者的「锁链」是和契约者相连的,你的锁链——「最后的骑士」被消去的感觉如何?”
    

“像是被人捅了十几刀。”他想尝试像以往那样开朗地笑几声自嘲,但不幸地牵动到了伤口,只好咧了咧嘴勉强算是笑了。
    

看来金他们消灭敌人的动作很快,身上的痛感正在迅速扩散。他有些遗憾: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。
    

雷狮对着安迷修抬起一只手,指尖隐隐有电弧跳跃:“那么你是要被那个小鬼消灭锁链而被牵连而亡,还是由我来帮你解脱?”
     

“哈。”安迷修终于笑了出来,“我哪边都敬谢不敏啦。”
    

这两份结局都不太符合在下的审美——既然已经做下了决定,便要坚持到底,这便是所谓的骑士道——对吧?
      
  
他擦了擦嘴角的血,握着剑柄,有些吃力地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
  
  
“……我否定你,「最后的骑士」。”

    
   
   
于是一切便归于寂静。

正当格瑞想要给予那骑士铜像最后一击时,异变突生:他的刀还未触及那铜像,铜像便已化为光点消散在空中。疑惑地环绕四周,发现凯莉和紫堂幻也是一副不解的样子,他们也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

唯有金有些出神地看着那些光点慢慢汇成一道温暖的光,最后归于虚无。他似乎在那些光芒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那个影子动了动,像是在向他告别,金隐约觉得那人是带着笑的。
  
  
  

“………………安迷修?”

  
 
 

☆☆☆
   
   

“真够傲慢的…居然选择否定自己的锁链。”雷狮将花束甩向安迷修,挥了挥手算是告别,而后转身离去。
  
  
   
   

“傻/逼骑士。”

  
  
——fin——

☆解析(比正文长(……)

就是
锁链有点像恶魔啊召唤兽啊这种东东,会引诱人们和它签订契约,签订契约后让人们为他猎取食物(食物是人类)

契约者分违法契约者和正规契约者(?)
违法契约者签订契约后胸前会出现一个刻印(像时钟一样的东东),刻印转过一周之后会把人拖入深渊。
刻印转的越多,越靠近360°,契约者和锁链的联系就越深。

刚开始签订契约时锁链消亡不会影响人,可是后期锁链出现的伤害会返还到人身上

安哥是末期的违法契约者

最后的骑士 就是那个铜像 就是他的锁链(?)

通过契约可以使役锁链,然后安哥上交恶党(?)给锁链维持契约,然后360度差不多转完,锁链差不多就是和命相连的东西了,安哥选择自我了断所以雕像也消失了

题目让我想破了脑袋,然后最终还是没想出来

今天我是快乐的文手!!(……)不打cp tag了 因为感觉很ooc

感谢我爹爹提供的结尾 她是神

☆金艾注意

「就连接电话的样子也都那么帅……❤」

佩&卡

卡米尔:是我卡米尔拿不动刀了 还是你佩利太飘了

左右无差 就是搞笑一下(……)看了动画第三集鸡血画图

没头脑与不高兴(ntm)